秦时明月同人——17年贺岁《主角家中都有啥》4

第四撩:我与小伙伴与红毛(赵:还有我的事呢?)的修罗场与奇怪的广场舞大妈 



 “您好,您看没看见一个快两百斤的胖子从(指)那边那个门栋冲出来?”


 “请问您有没有看到一个长的这样(比划)人从那边的楼里哭着跑出来?” 


…… 此时此刻我正在满小区里寻找胖仔,那家伙真不愧是学校的前田径队赛跑冠军,跑起来那是蹭蹭的就没影了。 


[真是个灵活的死胖子啊]我想。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 


门口传来了胖仔的叫嚣声,以及防盗门被敲击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我傻了眼。


[怎么办?我该怎么向胖仔解释才能不被误会?]我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全然忘了我当下想的应该是[我该怎么向胖仔求援?]而不是抱着一种“已婚人士被原配发现出轨并找上门来”的心里。 

反应过来我自己都想扇自己一巴掌。 


在看那边的红毛,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他已经进入了一种半懵比的状态。 


据我所知精神类疾病一般都是一阵疯一阵安静的,俗话说动如疯狗……呸呸呸! 可能是现在他犯病的那阵过去了……不知道能不能和他交谈。


“内个……”我向他搭讪,打算支开他的注意力,我好有时间去开门。 

听到我说话,红毛一开始没有任何表示,随后面无表情:“去开门。”


矮油,想不到他还挺主动的。我惊讶。 

于是得到红毛许可(这不是我家吗?!)的我迅速跑去开门,生怕他突然反悔。 其实如果我可以预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么我宁愿把接下来的时间交给红毛,而不是去开门。


 …… 大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强者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凝视胖仔的大圆脸,竟无语凝噎。


 “尼玛,能不能不要在我家门口放这么臭的屁?” “昨天晚上睡觉蹬被子有点小着凉嘛。” 对于胖仔的二皮脸我是在熟悉不过的,即使是动用人类最强的核武器都无法伤其脸丝毫,我甚至没见过这家伙哭是啥样子。 

在我思绪开小差的时候胖仔已经把我拱到一边强行进到屋子里去了。 


然后悲剧发生了。


就在我打算关门转身的一瞬间,我的衣领突然被胖仔提溜了起来—— “屋里特么是谁!!!!” 用x剑里李某某的话来形容胖仔此时此刻的面部表情就是;“那眼睛,瞪的跟牛旦似的。”


我仔细想了想,比喻恰当,没毛病。 “他他他……”我极力的想要和胖仔解释清楚这个人的来历,但想半天我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是对他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他的姓氏。 

只知道他是个精神疾病患者,而且在身上带了蜘蛛。 


见我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胖仔闹的更欢了。 

“我说你怎么不回我简讯,不接我电话,原来在屋子里藏了个妖孽啊!”胖仔抖搂了一下肚子上的肥肉嚎嚎叫到。 

“不是,我不认得……”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你不爱我了!你个鳝变的玩意!!” 说时迟那时快,胖仔以超越人类正常胖子的速度撞开了我,消失在了楼梯拐角处。 


待我从被撞的七荤八素中清醒过来时这丫早就不见了,最后留在我耳根的是胖仔杠铃般的哭声在十楼与七楼之间回荡。 


当时我都懵了。


没想到胖仔的反应会这么激烈,不就是多了个美人吗?至于……吗? 


我怕胖仔跑出小区去被车撞了,顾不得其他的,一股脑跑下楼去找。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幕。 

此时楼下竟是吃完晚饭出来遛弯儿的大爷,还有伴随着《套马杆》面带微笑,翩然起舞的广场舞大妈们。


 “大爷您好,看到有个人长(比划)这样的从那边跑出去吗?”我惨兮兮的询问。

 “啊?娃娃你嗦撒?”大爷耳背。 

“我说!您有没有看到!有个人,从那里跑出来!”我加大音量。

“不不不,俺一个人不泡决。”大爷摆手。

?“……” 就这样,在我询问了第七个人未果,并打算放弃寻找胖仔时原本在一旁挥洒汗水的广场舞大妈向我搭了话。 


大妈先是面带笑容的注视着我,随后把我拉到一边没人的地方,如果这是都市修仙小说的话,此时大妈一定会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古老的秘籍对我说:“小朋友。上天吗?”……啊呸。


这大妈还挺神秘,她先是从头到脚把我看个遍,又笑呵呵的说出了一句在我听来很毛骨悚然的话——“你家里来人了吧?” 


………… 卧槽。


当时我感觉被晴天霹雳了,人顿时就僵硬在了那里。 这个大妈说的“家里来人”肯定不是指胖仔。这会儿我才想起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来历不明的红毛。 

糟糕!刚刚出家门七滾八爬的,都把他忘了,没准现在正犯病把我家点了。 


我转身撒丫子就想往家跑……如果大妈不拽住我的手腕的话。 


“哎哎哎,你这孩子有什么毛病?咋一惊一乍的?”大妈犹如一坨千斤鼎,我甩不开她,只好作罢。

“干干干嘛?”我一脸不善,顾不得大妈为什么知道红毛的事。 

“……得得得,你先走吧,以后我在找你也一样。”见我即将打人的样子大妈暂时怂了,放开了我。 

“……”我回头看了一眼她,转身往家跑。 (那么,问题来了,大妈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 回到家里,迎接我的并不是被点着的屋子……而是更诡异的一幕——胖仔和红毛坐在屋子里聊天。


 “嗯??”黑人问号.JPG 我又傻眼了。


难道这个红毛是胖仔雇过来框我取乐的?如果真是这样……胖仔到底图啥? 我累的满身大汗,这两个祸害却坐在我的房子里悠哉聊天?我很生气,但我更奇怪为什么我在楼下瞎转悠半天都没问到胖仔的行踪,按理说这个体积通常会很明显才对。


“你什么时候从外面回来的!?”我强忍着冲上去一脚蹬翻胖仔的冲动问。 

“我根本没出楼门啊?”胖仔说。

“哈?” 

“我跑到一楼又坐电梯上来了。”

“……......” 如果杀人不犯法我不介意今晚护城河里多出一具尸体。


尼玛一趟趟的遛狗呢这是?!!


胖仔凭借着优良的皮肤抗性,在我杀人的目光中勾住我的脖子,神秘的开口:“你这损色,遇到传说中的穿越了!” 


“???”一开始我没听懂胖仔的意思。 

“你说他是偷渡来的?”我偷瞄一眼红毛“古代难民?” 


“……”这回轮到胖仔无语凝噎了,举起肉掌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瓢。 

“是穿越小说的那种穿越啊!才不是国境的穿越!” 这一掌,打通了我的任通二脉,昨晚被红毛欺压的羞耻(噫~)记忆集体浮现了出来。 无故出现! 说话净是文言文! 没有任何现代认知! 有奇怪的能力! 难道真的存在吗?穿越……啊不,反向穿越这种东西!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胖仔,眼睛瞪的跟牛旦似的。


胖仔同样注视着我,坚定的点了点头。 我在原地僵硬了一会,随后把屋门锁好,拉着胖仔在做最后的确认。 “你确定?!”


 “废话,你那些穿越小说都白看了?” 我淡定下来,走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冰凉的水刺激着我的面部神经,让我感觉更加清醒。 不是我不信任胖仔,而是我不信任我自己的经历,这种只发生在玄幻小说里的事真的发生了?我凝视镜子里的自己,面色憔悴不说,双眼也有些许血丝。在昨天晚上之前我还只是一个整天基本是三点一线的大学生,平常就是上上学,去小叔的公司上上班挣点零花钱,假日里多半也是窝在家里打游戏看动漫,还总是被同事调侃“订一份杂志吧,要是那天你在家嗝屁了也好有人第一时间发现。” 昨晚我不在家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人才会出现在我的家里的?还有,如果他真的是穿越的,那么,他真的是从正常的历史里穿越来的吗?显然不是,纵观天朝上下五千年历史也不可能找到一个红发妖艳的人物。看他的穿着与举止也不像是个山野莽夫,到像个朝廷官员。 


他……难不成是二次元穿越来的? 嗯,这到有可能…… 我随手用袖子抹了一把脸,冷静冷静。 

所以,接下来我就要开启反穿小说主角的模式了吗?先是家里有个古人,然后让他在我家落脚,管他吃住,教他知识常识?

?……个屁啊,虽然我有不少存款但那是给我毕业以后去欧洲旅游准备的好吗。再说了,他不可能永远不出门去吧,如果是一两天还好,如果他这辈子回不去他的世界了,那我是不是还要解决他的黑户问题? 喵喵喵?虽然我家里有人在有关部门工作的,但人家也不管办假证啊! 


左思右想我都没有收留帮助他的义务,但这样把人赶出门去是不是不太好啊?他连“b p m f”都不会拼,字也不认识(没毛病),甚至话也说不清楚(喂喂),如果扔在大街上一定会……啊啊啊啊!好烦人! 


我在理性与感性之间挣扎,最后也没想出一个即可以解决人家温饱问题又可以不影响我今后生活的法子。 

我惆怅的不得了,这种事情,果然不可能像小说里写的那样;主角随便就叫陌生人在自己家住下,随便就给人家拿钱花。 

我摸了摸上衣口袋掏出了手机。 

我傻愣愣的瞅着通讯录里少得可怜的联系人名单,是的,其实除了家里人、公司必要联系的同事,和我关系要好的人很少,我不爱出去,也很少主动交朋友……哦,客厅里那玩意是孽缘,简直是天注定…… 


总之,遇到这事儿我除了和胖仔商量,一时间还真找不到可以商量的对象。我能和谁说呢?怎么开口? 我沮丧的收起手机,算了,人我还是暂时留下吧,谁叫他长的美……呸!谁叫我心善呢? …… 


还没出卫生间就听到胖仔扯着嗓门在客厅里嚷嚷——

“你tm是住厕所里了吗?!”

“你tm才住厕所里了!”我回击。

“sb说我住厕所里了!” 胖仔反弹。

“说我sb的全家都是!”


 吼了两嗓子,抒发了一下乱糟糟的心情,感觉厕所的空气都格外新鲜了,我深吸一口气关了灯回到客厅。

 

客厅内,胖仔坐在左边的沙发上,红毛坐在右边的沙发上,而我,尊贵的主角,当然是坐在中间那个大沙发上,有那么一瞬间,我居然产生了一种我就是大王我在上朝的错觉,就是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开口说话都有了底气。


“我刚刚考虑过了,你就留下吧。”


也许是记吃不记打给了我勇气,还没等胖仔说话我就抢先开口。 


胖仔:“……” 

红毛:“……” 


见两人半天没搭茬,我的气焰渐渐减少,我忽然反应过来;尼玛红毛好像也没求我说要留在我这里,相反,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放倒我们搜刮我们钱财,甚至是胁迫我们。

此刻胖仔正在用此处无声盛有声的“眼语”骂我sb。 


我多蠢萌啊,胖仔连晚饭都没吃,跟红毛聊天给我“牵线搭桥”我不谢谢人家就算了,还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忘记红毛目前可是不受现代规则约束的。 


在观红毛眼里的锋芒越加刺人,眼看越来越不爽,又要暴气伤人。 

我下意识护住脸。 


好在胖仔一拱借着“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理论从沙发上弹起,挡在了红毛和我的中间。 


“大人可不要忘记我说的话。”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胖仔是这世上最帅气的胖子。

 听完胖仔的话,红毛收敛了“我很不爽”的情绪,施施然坐好了。


“你和他什么交易?是肮脏的交易还是单纯的犯罪?” 我有那么一瞬间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拽过胖仔询问。 


胖仔把我按回沙发:“没什么,就是告诉他一些现代人生存的规则和枪比轻功快而已。”

?

“嗯???”黑人问号.JPG


 …… 总之最后,红毛还是在我家里落脚了,在给他科普了一些生活常识和物品使用方法后已经是半夜十一二点了,胖仔表示帮我收拾完屋子后就去找个网吧窝一宿,顺便逛逛淘B,给红毛买两件衣服和帽子……

对此我并没有过脑的问;你咋知道红毛的三围尺寸?果然你和他有py交易吗? 

然后我又被胖仔骂了个狗血淋头,内容大概是:你tm只会谈恋人家的美色,难道要他一直穿着那件袍子吗?你当他是动画片的主角还是你哥房间里的那些手办?!再说他的那个身材明显就是标准的男模,你看不出来? 


为此,我只好不满的说:“胡说八道!那个‘汉库克’定制手办是可以换衣服的!”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

© 去他的紫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