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w】就是关于某个玩具的

病毒入侵


分类:很清水、很作死、搞笑的

CP:有吗?我可以说是乌瑞恩父子吗?




我是个德鲁伊


这是我养的枭兽宝宝-野猪佩琪


佩琪来和大家打个招呼



今天我来要塞交任务,我屁颠屁颠的来了


“站住!”


唉?为什么要塞的看门卫兵要拦住我?我可是和你们老大谈笑风声的德!


“如果您有事汇报请让我替您转达,目前不允许任何人出入要塞。”


呦嚯?不知道国王今天整的是哪一出,我一头雾水的离开了


    ————————————————————————————


睡到半夜惊坐起

有个声音不断的在我的脑海里回荡——好不好奇?好不好奇?好不好奇?


不行不行我的好奇心快将我逼到崩溃的边缘

但我的理智告诉我如果私闯要塞最好的下场是被安排在监狱的小雅间里待上十天半个月。下场惨点或者刚巧碰到巡逻回来的雄狮我一定会被活劈了的


emmmm

我潜行藏在要塞花园的树丛里,黑夜中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一闪而过潜入了大厅


内部的走廊仍然有卫兵时不时的经过,一切似乎都和我以前见过的无异。


正当我偷偷打了个哈欠心想国王是不是又受了什么刺激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偷偷摸摸路过小东西


一只……毛茸茸的小家伙


艾玛呀!太戳我的萌点了!老骨头都要被萌化了。于是我偷偷的跟了上去。


是一只枭兽幼崽,和给大家介绍的野猪佩琪不同,这只幼崽的体型似乎比一般枭兽幼崽要小很多,身上的绒毛居然是金灿灿的,不过在我的记忆里并没有哪种枭兽幼年时期是长了一身金毛的


那都不叫事,我悄咪咪的尾随着小家伙,全然忘了我到底是来干嘛的


当我回过神来我发现我已经跟踪它经过了餐厅,站在了厨房门口

一念闪过


难道这小家伙是来偷吃的?


以我对枭兽这种生物的了解,通常它们的幼崽在学会和同伴一起觅食前都是呆在安全的窝中等待它们的父母带来水和食物的,我至今没听说过单独行动找食吃的幼崽(佩奇我养的不算)


在我思绪游离中那个小家伙已经尝试推开厨房的大门,它伸出短短的小爪子用力推了一下

门没动


再推一下,依然推不动


然后只见它在次把爪子放到门上使出了很大的力气推,直到它的脚因此向后滑去


这次尝试失败后这个小家伙很泄气,它坐在了地上,他绒绒的毛使它从背面看上去像一只小毛球,如果可以无视掉它动来动去的小尾巴的话


我在也控制不住我这双手了,我解除了潜行一把把他从地板上抄了起来

我才刚撸两下,这只幼崽就发出了一声尖叫


对,就是这声尖叫,这是枭兽幼崽特有的叫声,一般用来告诉它们的父母自己需要帮助或者惨遭路过冒险者的咸猪手了...


我把它转了过来,果真没让我失望,它肚子上的绒毛是像冬泉谷的初雪般洁白(此时正因为受到惊吓而明显的一起一伏),似乎比背面的金色还要柔软更多,它长着粉嫩嫩的小鸟喙,最主要的是它有着比野生的幼崽更水灵的眼睛,(里面写满了焦虑和恐惧,可能是因为我长得太丑了)而且最稀奇的是;那双眼球居然是湛蓝色的!


哦!圣光在上!我幸福的几乎不能控制我自己


正当我流着哈喇子试图亲吻这个小可爱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盔甲移动的声音,与其说是盔甲移动的声音倒不如说是很多名皇家卫兵一起向这里移动的声音


我研习的野性天赋使我下意识警铃大作!才想起我这是在潜进别人地盘!


不好!这小家伙的一嗓子把我的行踪败露了!


我放下小家伙正想离开,刚起身没走两步就见得一个庞大的身影窜到我面前。饶是我在地窖那种黑灯瞎火的环境内都能准确定位敌人并找出弱点的眼睛都因为来者的(加了特效的出场)速度一时犯了迷糊。


我还没能定下神来,一把锋利的剑就披头向我砍来!


我狼狈的滚到墙角时认出了那把向我砍来的剑!


那不是瓦里安国王的萨拉迈恩吗?

但是...

为什么...


我并没有多做思考,因为只有现在思考是无用的,我除了专注躲过接下来的攻击...换句话说这只成年枭兽并不打算给我思考的时间


是的,攻击我的是一只成年的枭兽,一只有着黑棕色坚硬锋利羽毛的枭兽,一只脚爪尖锐,脸上有两道疤痕(我看不清楚)目呲欲裂的枭兽(如果它有牙齿的话现在一定还是呲牙咧嘴的),一只(对我)攻击欲望极强的枭兽,一个...会用剑的枭兽(剑法超牛的那种)


此时我们的战场已经转移到了餐厅...


闻声赶来的皇家卫士们不动声色的往这附近包围,我余光看到刚刚金色的小可爱已经被一名年纪稍大的侍女抱走了,侍卫将我们团团围住


这只强大的枭兽并没有停下攻击的意思,当然从刚才到现在也一直是我在躲避来自它的攻击,即使不停的在挥砍它的攻击也没有丝毫的慢下来或者减弱的势头。


好好好强的耐力...

这样的话可以玩到天亮...

哎不对...


我当然知道现在的我明显就是一个移动的活靶子,除非奇迹发生或者它自己停下来不然我迟早会被劈成两半


在看一旁的皇家守卫们也没有丝毫上前阻止这只发狂枭兽的意思(谁想被劈啊)


直到这只更加愤怒的枭兽以一种我及其熟悉的姿态掰开了萨拉迈恩我才有了一种事情并没那么简单的想法...


    ————————————————————————————


一个星期后


每当我和狱友讲起那天晚上我是如何在要塞内大战疯狂枭兽时我都会激动的试图爬起来,但扯到身上的伤口时我又会乖乖的躺回我雅间的小床上。


只是我至今没搞明白为什么当晚会有一只疯狂的枭兽以及为什么枭兽会有如此流畅的剑法,它到底经历了什么?


最后我想:还想拽一拽那只小家伙的尾巴呀,太可爱了~


每当我想到那个金色的小家伙我的身边就会泛起粉红色的心形泡泡,吓的对面牢房的狱友一哆嗦,滚回墙角去了。


作者的留言:

本来打算写到这里就结束的,但一想我要是不把受害人的受害经过写出来怎么对得起我对萌势力底下的头?

于是......



番外话——乌瑞恩父子都经历了什么?


“这是什么?安度因?”国王威武雄壮的身姿和落地窗前纤细苗条的王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嗯...这是一名我认识的冒险者送给我的礼物父王。”说完王子继续回过头好奇的摆弄桌子上的那尊枭兽木制雕像。

 

王子的解释反而让国王皱起眉头“礼物?冒险者送你的东西?你有没有把它送到法师塔那里检查过?”


说罢国王试图越过他的爱子拿走那尊枭兽雕像。在他看来这里面被灌注了任何稀奇古怪的魔法都不奇怪,更何况他不会让安度因出现任何的风险。


“父王!住手,您不能...”见状,王子立刻试图阻止自己的父亲,那个雕像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送来的礼物他怎么可以...


“我可以!安度因!”对于王子的阻挠艾泽拉斯的雄狮似乎犯了老毛病,他急切的想要王子放弃阻止自己的行为,但用错了方式。


当他反应过来试图弥补时,他下意识的手指用力试图握紧拳头,但他忘记了手中的雕像,雕像被他厚实有力的手捏出了明显的凹痕,一瞬间,只有一瞬间,国王手中受虐的雕像闪烁起微微的蓝光,当他敏锐的低头查看时,光芒早就消失了。


“父亲!”同样拥有敏锐意识的王子殿下自然也察觉到了雕像的异变,他一扫几秒前的低落情绪立刻试图紧告自己的父亲。


国王锐利的目光再次打量起雕像,要不是刚才它确实有异常他还真就错过了这也许是个针对于他爱子的陷阱


“来人!”


门外的卫兵随时待命


“立刻传唤肖尔和法师们,在去大教堂传几位高价牧师!”(这回安度因皱起了眉头)


卫兵领命而下


    ————————————————————————————


皇家卫兵的速度很快,最先到达接待室的是肖尔,其次是大教堂的牧师和法师区的大法师们


“吾王...”当他们要行礼时至高王挥了挥手制止了他们


“情况紧急”至高王指了指从刚才到现在都再也没有任何动静的雕像


“牧师们,我要你们立刻检查王子的身体,确保他身体健康。”


听到了国王的命令,牧师们上前试图请走王子,然而王子倔强的表示父王才是更需要检查的那一个(虽然他刚才里里外外的查过了),但随后还是跟随牧师们坐到了一边接受检查


国王转向法师们:“我要你们立刻检查这个东西。”他指的正是桌上的雕像

大法师们领了命并将雕像带到旁边去了


“最后,肖尔。”“你立刻亲自带人出发去找将雕像送给我儿子的人和她的同伙!”说道最后几句国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正在接受检查的安度因:父王!她是我的朋友她救过我!她不会...她没有...她不是...)


国王瞪了王子一眼,转向暴风城的特务头子继续道:“立刻!用你最快的速度,最好的人马!”


然而自打国王转过脸来肖尔的表情就变了。

从原本严肃认真的表情变成了一脸不解,他的视线并不放在国王的脸上,而是......他的头上。

准确的说是他头上的一撮鸟类的羽毛...


“...嗯...陛下?”


显然国王也注意到了自家特务头子的异常

“怎么了肖?”


“嗯...就是...”

圣光在上!到底要如何向国王解释;现在他的头顶有一撮羽毛??肖尔感觉心好累


索性在瓦里安的耐心耗尽之前,王子殿下结束了检查从国王的身后绕了过来


哦,太好了这下可以不用担心国王陛下在知道自己脑袋上快变得像赞达拉巨魔的七彩羽饰后突然狂暴了 肖尔感觉没那么累了


“父王您听我说...噗!”

王子突然笑场,不为别的,其实他身后的牧师里也有不少偷偷捂着嘴憋着笑的


肖尔眉头一紧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半个小时后...


要说半小时前安度因还能笑出来,但过去的半小时里直到现在,他真的笑不出来了

他的父亲,暴风城的君主,联盟的至高王,竞技场上的洛戈什...


在他们面前一点点的变成了一只枭兽


对,一个很有国王本人特色的枭兽(高级定制哇)


而更糟糕的是,他自己的头顶也长出了鸟类的羽毛,拔不下来还很痒痒


不幸中的万幸是,不论是已经变成枭兽的国王还是将要变成枭兽的王子,他们的智力水平都没有任何的滑落迹象(可喜可贺)


所以当一屋子的人眼睁睁的看着王子最终变成了一只极小的幼崽时脑子里突然闪过几副画面;一副是一只枭兽愤怒的端坐在王座大厅的宝座上给它前来的勇士发送任务的样子,另一副是一只小幼兽艰难的垫着脚在办公桌上处理各类文件的画面


No No No,一定要解除国王陛下和王子殿下身上的魔法!!!


正在大伙思路飘移时,起初怒不可遏并座坏了凳子的瓦里咕已经将注意力转到了快要急哭了的安度咕身上,他现在好像不是那么着急处理这个问题了..............那是不可能的,这关乎到他的儿子,儿子的事从来都不是小事


鉴于枭兽并不能和人类一样说话,瓦里咕只好用身体去表达他对儿子的关心,他伸手......爪试图将他搂到自己怀......肚皮中 

但他伸出去的一瞬间他看到自己原本带有厚厚老茧和疤痕的手现在已经变成枭兽的利爪,而自己的儿子所变的枭兽明显不是像自己这样皮糙肉厚的,他小小的身躯仿佛碰到自己的利爪就会坏掉,瓦里咕征了神又把爪子收回来了


不能抱儿子导致瓦里咕现在一肚子火,他甚至可以和红龙比谁吹出来的火更多


    ————————————————————————————


最终还是肖尔解决了这件事情,他知道如果光是漫无目的去寻一个不知会何时出现何时消失的冒险者那恐怕这辈子都没法解除国王和王子所中的魔法了,所以他和法师们商量后得知这应该是一种古老的自然法术,虽说谈不上诅咒但的确不能这样下去了,于是他去找了城里最了解自然法术的暗夜精灵德鲁伊们帮忙


当他将雕像摆到他们面前并说明状况后得到了答案


“这是由瓦尔莎拉梦境林地的古老树木的枝干雕制而成的工艺品。”

“在古老的土地上任何生命都有它们的灵魂,树木也不例外。”

“当一颗古树同意你砍走它的枝干时你也带走了它一部分的灵魂”

“很显然,这颗树的灵魂在报复自己并没有受到优待......”


肖尔低头看着木刻上清晰的五只大手指头印子竟无语凝烟


“...那么,这个法术不可能是没有时效的吧?”他试探的问


德鲁伊看出人类在担心什么开口道:“请放心,这个法术不会持续太久的,我想大概到明天早上国王和王子就会渐渐恢复了。”


像国王如实汇报了工作,已经是晚上了,今天一天他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回去吃点东西在好好的睡一觉吧


肖尔想



然后



他半夜就被叫醒赶去要塞



原因是国王砍人了



“我一辈子都没见过...啊不好意思,我知道那是陛下,但当时陛下的身体是枭兽的对吧?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一蹦五米高奔跑时出现残影的枭兽!!”事后卫兵队的队长这样说,他激动的阐述时嘴边的大胡子花枝乱颤


   ———————————— END ————————————


作者的留言:

真是的我在写什么鬼,还是把这个脑洞码出来了,有些地方形容描述的明显不够(捂脸)

起因是某天在逛nga时看到上面的老哥讲他收藏的各类玩具啊,就是那个“月羽雕像”之前是可以对NPC使用的,实话,在看老哥贴之前我一直以为那就是个装饰没啥用,到现在才知道可以把角色变成咕咕的,只是要一直站在边上才行(说到底上次在边上转了半天都没出啥问题,是因为我本身就是咕咕吗?)


前文的小德是小号,觉得不作死对不起我的文风就带上一起作了(嘿嘿~)

评论(10)
热度(27)

© 去他的紫薯 | Powered by LOFTER